《父親—我眼中的窯煤人》---- 王平
時間:2019年01月10日   作者:佚名   來源:本站原創   瀏覽次數:

窯街煤電集團有限公司百里礦區,是一個開采光明、播撒火種的地方。

在這里,有一群這樣的人,猶如電影里演的那樣,頭戴安全帽,頸圍白毛巾,身背小礦燈,腳穿大膠鞋,每天神氣地走進地層深處。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,叫“煤礦工人”。我的父親曾經就是他們中的一員。他今年75歲,身體和精神都很好。 1970 年,我的父親從農村招工來到窯煤,他在采煤、安檢、火區觀測等崗位都干過,只要上班就去下井,在井下每天徒步就得1-2 個小時,一干就是 30 年。

穿著工作服的父親我見過,安全帽上嵌著一盞礦燈,一身除了黑色看不出其它顏色的衣服,腳上穿著大膠鞋。他從井下出來,除了牙齒和眼睛,其它都是黑的。衣服上有好多補丁,而且還層層疊疊。父親說這暖和,他的襪子也是縫縫補補的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親穿工作服的樣子,至今歷歷在目。父親為人敦厚,待人誠懇,工作認真負責,深得領導的賞識和同事們的愛喜愛。領導曾多次要求父親去脫產上學,但上學只有生活費。因孩子多,父親放棄了。父親作為我們

家的頂梁柱,那時候,工資很低,養家的擔子很重,但是從未聽父親抱怨過。盡管父親的職位沒有變化,但是父親獲得了很多榮譽,自我記事起,每年都能受到表彰獎勵,父親對這些榮譽都很珍惜,至今仍存著曾經獲得的勞動模范、先進個人、優秀黨員等榮譽證書。

父親的記憶力很好,經常參加各類知識競賽。我記得在他退休那一年參加礦上組織的知識競賽,還得獎了。這些,是父親對工作和生活的態度,在平凡中非凡,在盡頭處超越,立身有責,恪盡職守,勤勉敬業,于無聲處做好人、干實事……

安全,對煤礦工人來說特別重要。說起危險,父親受過傷,為了救同事,左手食指指甲被井下的柱子砸掉了,現在都沒有長出來。父親也經歷過多次生死劫,他說起這些的時候,總是輕描淡寫,和他一塊兒參加工作的伙伴,有好幾個都沒有父親這么幸運,要么殘疾了,要么就走了,走的伙伴都是父親親自送走的,其中有一個伙伴走后,他的女兒頂替到窯煤,當時還不到 18 歲,父親就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,給了無微不至的關心和愛護,上下班接送、送飯,風雨無阻,寒暑不息。我們叫她大姐,現在,大姐已經快 60 歲了,甚至比我們這些親生的還孝順,逢年過節來看父親,給父親買吃的、穿的,陪父親聊天、逛街……。我們知道大姐在感恩,一個行動可以見證一個品德,我的父親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窯煤人。

父親經常教育我們,無論干什么事,要有不怕吃苦的精神。父親只因為吃了很多苦,所以他不怕吃苦,他很樂觀、堅強、敦厚,對工作細心嚴謹。我記得 1999 年的一天,那天父親在家休息,礦上派人來找父親,說局里領導檢查工作,必須要父親匯報,父親當時是通滅隊的火區觀測員,原來他們知道父親每天去井下,走遍了井下的角角落落,對井下的情況最了解,對每個工作面都很熟悉,只要是父親說的,那就是最合適的。當父親給我們描述的時候,我們為父親感到驕傲和自豪!

父親文化程度不高,但他經常鼓勵我們多讀書。他老說 “學習不是壞事,學的多就難不住自己。”他的閱歷就是一本厚厚的人生學,我們尊敬和愛戴父親。

父親在礦上工作的 30 年,就是許許多多的窯煤人的縮影。我們的父輩們都是這

樣過來的,默默奉獻,踏實嚴謹,只是因為忠于自己的內心。他們在不知不覺中,取得了不平凡的業績,他們身上的品質和精神,就像路遙的長篇小說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描述的一樣,樸實、豁達、自我奉獻、舍己救人,這些品質是依賴于長期在這個行業中塑造出來的一種強大的心靈,足以坦然的面對所有的困難,甚至是死亡的威脅。更多的時候表現出來是對生命的敬畏和珍愛。他們雖然平凡普通,但他們身上的勇敢、善良、擔當、堅強,給了我們新一代窯煤人積極向上的精神指引。

作為一名窯煤人,誰都不會忘記 2015 年,在煤企集體陷入虧損之際,窯煤也一樣陷入了困境,企業的效益嚴重下降,當時一些職工謀劃另謀出路。那時候父親經常對我講 :“現在是大氣候,不光是窯煤,很多煤炭行業都一樣,讓我盡心盡力地干好工作,不能因為工資不好,就不好好干工作,要理解企業的難處,

把自己做好,要相信組織,一切不如意都會過去的。”2017 年煤炭企業效益回升。父親就給我講“:一定要珍惜現在的工作,更要干好工作,多干些,少說些,對工作不要抱怨…,只要大家都這樣想,這樣做,窯煤會更好的。”

是啊,我們珍惜當下,做好自己,才是對企業最好的回報,只有經過痛苦的洗禮,才變得更加踏實,更加堅強。 這也是新一代窯煤人的態度。“空談誤國,實干興邦”,把每一項工作都落到實處。每個窯煤人都行動起來,我們的明天會更加美好。有我們老前輩的精神指引和新一代窯煤人的努力奮斗,有集團公司黨政的堅強領導,今后的窯煤一定會走得更穩更好。


(作者 :王平 窯街煤電集團有限公司 法律事務部 干事)



上一篇:《娶個胖女人做老婆》----王春丁
下一篇:《六十年的故事》----宋雅麗
图坦卡蒙之墓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