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的天堂 ——獻給在天堂二周年的父親
時間:2019年12月05日   作者:佚名   來源:本站原創   瀏覽次數:

60年代生人眼里的父親)

 父親年輕時,英俊灑脫,報考過空軍;年老時,慈眉善目,和藹可親。父親一生心態極好,沒有一絲銀發。

 

父親的天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獻給在天堂二周年的父親

        王春丁

父親有自己的天堂!

父親的天堂離我們很近。近在咫尺之間,近在相思之中,近在月圓中秋,近在兒時回憶,近在白發眉梢,近在子孫滿堂,近在晝夜星辰……

父親天堂的路寬敞明亮。父親選擇天堂的日子是九,選擇天堂的住地是九,我們居住的樓層也是九。大路通天堂,九九朝上走。

父親選擇天堂的日子是我生日的前一天。那天中午他怎么也不愿離去,還想多看望我們一眼,直到兒子中午放學回來,滿眼淚水地告訴爺爺一定考入好大學,父親才長噓一口氣,微笑著離我們而去……

父親的離去,是我生平第一次體驗到生命在我親歷中逝去,使我對生命,對生與死有了深刻的感悟。

父親慈祥和藹地選擇了天堂。父親臨終舅舅專程從外地來看望,看見水晶棺中的父親紅光滿面,沒有些許悲傷或憂愁。父親對家人善待,對子孫關心,對生活豁達,對未來向往。在去天堂的路上也一如既往。

看到父親的墳塋,看到父親的墓碑,看到父親平凡偉大的一生,看到一位和藹可愛的老人!

我們在這頭,父親在那頭……

父親的福氣是父親修來的,是母親帶來的,是兒女們孝敬的,是父親的好友親朋祈愿的。

父親的根是深植于家族之中的,是我們氏族的驕傲,是我們事業興旺發達的延續。

父親的緣是一位慈眉善目老人的情份,是連接親朋好友的絲帶,是子孫們一輩子享用不盡的恩惠。

父親的情是長生不老的,是千古不變的,是冥冥難忘的。父親對我的牽掛,植根于我的生命,植根于我的血脈,植根于我的一生。

父親小時候和奶奶在靖遠。那時爺爺是甘肅很有名的秦腔演員。在武威、臨夏經常演出,后又娶了一房作小。扔下奶奶和父親在靖遠以賣菜和擔水賣水為生,生活甚為艱辛。就在那樣的環境下,父親以優異的成績初中畢業了。

父親14歲就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鹽務緝私部隊,和現今的武警差不多。父親說那年他沒有槍高。那年正是新中國成立。后來五十年代,父親又報考了空軍,到最后一輪被淘汰了。

父親寫一手好字,隸書、宋體、篆書都可以,還常常寫日記。父親的聰慧、勤奮、帥氣贏得了母親的心。

父親一生很坎坷,但也不平淡。父親一直從事基層行政管理工作。父親曾立志做大事,在仕途上有一番作為,以一顆平常心善待任何人和事。父親有我們五個兄妹。人常說,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。父親盡享其樂。最偏向的仍是口齒伶俐的大妹妹。

父親年輕時是單位有名的籃球健將。母親說當年父親經常在籃球場上廝殺,經常忘記吃飯。到后來,父親又成為籃球場上的裁判。再后來成為名裁。沒有他的裁量,籃球場上似乎少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

我上大學時,父親已顯出一些蒼老。那年大冬天,內蒙古呼和浩特的大雪加大風使父親第一次領略到了塞外的寒冷。迄今為止,我仍然記得父親從千里之外為我送來母親親手炸制的油果。父親走后,我望著父親略顯蒼老的背影,學中文的我一下子想起了朱自清的散文《背影》中的父親……

父親一輩子信奉的是天大的事他不管,全由母親做主。子女上學、工作全由母親操持,父親每天只是看報看電視下象棋。有時候花幾塊錢,他卻摳門得狠。老倆口早晨出去遛彎,有時母親想吃點可口的東西,父親要是說算了,母親也就只好作罷。

父親棋藝極高,在遠近也是有名的。小時候我們放學回家,肚子餓得咕咕叫,但是父親不到是無法開飯的。一趟又一趟去請,就是回不來。有時性起,象棋廝殺得昏天暗地,我們做小輩的只好先寫作業后打牙祭了。

父親疼愛孩子,但方法卻是出其嚴厲。打罵孩子是經常的事。他有煩心事,得不到理解,有時就拿孩子撒氣。現在我們也為人父母了,也終究能諒解父親了。但父親的嚴厲卻始終銘記在我心里。

退休后的父親,迷戀上了麻將,成為父親娛樂生活中的又一趣事。父親玩麻將,極認真,而且定制很多,盡是難為別人的。總是想方設法要贏,輸了就不高興。但往往是輸多贏少,最后子女們又得把贏來的錢作為安慰返還于他。父親老了,像孩子;父親老了,確是老人。天倫之樂也許就是這樣!

父親特別關心孫子們。孫子們大了。上大學,中學、上小學一應俱有,但父親疼愛孫子的表現方式卻與別的老人不同。喜歡給孫子們攢錢,卻舍不得花錢;喜歡叫母親在家中做飯卻舍不得讓孫子們在飯館吃飯。外出玩耍只要兒女掏錢破費父親就高興,要讓他出錢肯定是不干的。但父親對待唯一家孫可是舍得一切的。

父親極愛古玩,常將玉石、洮硯玩于股掌之中。每收藏一方洮硯,父親就寫一首詩并賦予名稱,置于柜閣之中。父親有一桃型洮硯,石質上好,父親一直視為愛物。父親在九二年六月收藏盒中專作介紹,并親筆題寫留下名章,我已作永久的珍藏。“‘桃’ ‘洮’諧音同聲,以‘桃’喻‘洮’。此硯造型新穎別致,構思生動奇特,雕刻樸實細膩,石質細潤翠綠。硯蓋綠波水紋中,映顯一長嘴白鷺,游浮在綠波中,眼向側視。使人愛不舍手,喜觀常看。此硯為洮硯中多不常見的上品。”父親還常去隍廟等處淘玉石送給兒孫們。盡管物件很小,但父親的愛心由此可見。

父親畢竟是父親。父親就是父親。父親高大、帥氣、威嚴。像一座聳立的山峰,始終不可逾越……直到我為人之父,我才更加理解父親,我才更加尊重父親!

生命的天堂是人類生命歸宿的另一個起點,整個人類的生命就有如一件一直在琢磨著的藝術創作。在父親之前就早已有了開始,在父親之后也不會停頓下來,而父親的來臨和存在都是這漫長的琢磨過程之中必不可少的一點,父親的每一種努力都會留下深深的印記!

天堂有父親的加入,人們肯定會享受著更多的樂趣!

 

初草于父親二周年之際

定稿于9月23日

 


上一篇:《爺爺的狗狗》----王春丁
下一篇:散文詩——我叫馬虎,我叫麻痹,我叫……
图坦卡蒙之墓彩金 成都麻将游戏 河南麻将推倒胡好友房 188比分直播篮球比分直播188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601168 湖北11选5开奖走 雷神 3d图谜总汇全图九 皇冠比分最小投注 360彩票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陕西快乐10分 大赢家足球即时指数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图 斯诺克比分一样怎么办 篮球足球188靓爆镜188比分 大赢家即时比分 哈尔滨麻将单机版安卓